北师大博导周流溪投师四川大学赵振铎门下攻读
首页
阅读:
admin
2019-10-17 06:00

  一位是63岁著作等身的博导周流溪,一位是音韵、训诂学界的大师级人物赵振铎很难相信,两位在国内举足轻重的博导竟成为了师徒关系,但这样的佳话却在真实地上演。记者近日从四川大学获知,80多岁高龄的四川大学音韵、训诂大师赵振铎虽退休已久但仍在带博士,现在门下还多出一位重量级的弟子北师大博导周流溪先生。而周流溪堪称四川大学历史上最牛的博士。

  上个世纪,赵老的祖父赵少咸反袁坐牢几个月。在牢房中没事,赵少咸请家里带了一本许慎的《说文解字》,每天就钻研这本书。几个月下来,赵少咸就把《说文解字》反复看了几遍,对语言文字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转到学术界的赵少咸一心做学问,专攻音韵文字学,一生写下两部比较重要的书稿,《广韵疏证》和《经典释文集说附笺》。

  音韵学讲究口耳相传,是最难学最难懂的,赵少咸不仅把它钻通了,还能够深入浅出地讲给别人听。祖父对赵振铎影响很大,赵振铎也爱上了传统文化,终成音韵文字名家。而赵老的父亲也有不俗成绩,曾是郭沫若定的副研究员。

  1975年至1990年,赵老参与编纂了《汉语大字典》,并任副主编,此书是当今最权威的汉语字典之一,至今仍在使用。从1956年开始,他开始了对《集韵》编纂的浩大工程。《集韵》是一本实用价值高、关于语音、语义方面的韵书,是继《大宋广韵》之后又一部重要的韵书。

  目前已80高龄的赵老仍耳聪目明,精神矍铄,思维敏捷。从2002年退休后,赵老就一直埋头书中,笔耕不辍以期有生之年完成《集韵》。由于赵老等人的成就,使得四川大学的汉语史学科成为首批国家重点学科,这也是该校历史上第一个国家重点学科。

  在攻坚《集韵》的同时,赵老又收下一位重量级的弟子北师大的周流溪先生。“周流溪先生已是博导,同时也是一位语言学家。想要收他为弟子,放眼国内音韵、训诂学界,只有赵老才行!”四川大学文新学院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老师说,刚听说周流溪老师要到四川大学来拜师,一般的博导都比周先生年龄小,“无人敢带”。“最后,只有请赵老出山,再带一位弟子!”

  在北师大,周流溪先生也是一位著作等身的教授。这位现年已63岁的博导年轻时在暨南大学外语系(英语专业)读书。后来考入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师从语言学家、教育家、翻译家吕叔湘先生,获得文学硕士学位。

  在北京师范大学外语学院,周流溪为建立英语专业新型的与国际接轨的语言学和应用语言学研究生培养制度做了大量的工作。他指导了40多名硕士生的毕业论文,业务范围包括普通语言学、语法学、社会语言学和语用学、英汉对比、语言教学各个方面。2001年获得国务院发给的政府特殊津贴。

  1985-1988年周流溪参加了《中国大百科全书》(语言文字卷)的编写工作,为此获得过国家新闻出版署颁发的荣誉证书。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他担任过《简明中国百科全书》的学科顾问(编委)。他也是《语言文字词典》和《中国百科大词典》(1999)的撰稿人和编委。

  1995年他主编的《中国中学英语教育百科全书》由东北大学出版社出版。这部上千页的书立意宏深,熔铸百家,体例完备,达到了国内专业百科全书编写的新水平。它实际上是一部贯通中学和大学英语教育的著作,不但对中学英语教师有用,而且对大学英语教师、本科生和研究生也很有参考价值。此书有三分之一以上的内容由主编亲自撰写,其中包含着他几十年学英语教英语的心得。这是中国学者对英语研究的一项独立贡献。

  博学多才的周流溪主张语言和文学的结合,也主张语言研究和文学研究的结合;而且身体力行,兼学者与诗人于一身。他译有《哀希腊歌》(英译汉)、《离骚》(汉译世)、《马赛曲》和《国际歌》(法译英)、《义勇军进行曲》(汉译英、世)。他写的诗词风格典雅,讲究音律,而且富于抒情色彩。代表作有长篇七言古风《长城行》、八声甘州(西北词草)等。他的旧体汉诗集《流溪诗编》已在2001年出版。他也进行外文诗歌的创作,有外文诗歌创作和翻译集《流溪诗外编》。

  据北师大外语学院相关老师介绍,年已63岁的周流溪先生虽已从学院退休,但仍被学院返聘,继续在北师大外语学院的办公室里躬耕不已。

  这段求学佳话在师生间慢慢传开来,获悉的老师同学无不惊叹。“周老师是外语方面的专家,也是著名语言学家。一般情况下,教授退休后多做学术、带学生,而像周老师这样的专家,还要再读博士真是令人敬佩!现在这样的人好少哦!”在四川大学,少数知道此事的老师和学生们均点头称奇。

  据了解,对于周流溪投师赵老一事,在四川大学文新学院也只有少数一些老师知道。四川大学知情人士说,周流溪老师平时在北京做科研、学习,一个学期来一次川大,与赵老交流、讨论。“这样特殊的学生,当然会特殊对待!”知情人士说,周老师要拿到音韵、训诂学位,博士论文仍要过关,“不过,这对周老师不是什么问题!”

  “主要我是一个理想主义者!”前两天,在北师大外语学院办公室的周老接到记者采访电话时非常低调。周先生说,虽然自己从事的是外语方面的教学研究工作,但也经常参加语言研究方面的学术活动。“前两年,四川大学一些学术活动,我已经就来过成都”。